评论观点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栏目 >> 评论观点 >> 正文

语言学怎么办:向多年来为语言学科发展“声嘶力竭”的两会 代表致敬!

发布时间:2018/03/09 08:59:10

新世纪媒体报道中的两会语言学相关提案回顾

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已基本确立,但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是一些学科设置同社会发展联系不够紧密,学科体系不够健全,新兴学科、交叉学科建设比较薄弱……要加快发展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的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

当前我国语言学学科设置就存在这样亟待解决的问题。将语言学设置为独立学科门类或一级学科是语言学领域两会 代表的主要诉求之一。

2018年

王灿龙建议确立语言学的一级学科地位:全国政协第十三届第一次会议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王灿龙:尽快调整、修改《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确立语言学的一级学科地位的工作;对于语言学一级学科内部的二级分类不宜过于粗放,应适当精细,兼顾传统学科和新兴学科;只在有条件的学校增设语言学系。条件不成熟的,应维持现状,不能简单拆分现在的文学院(中文系)、外语学院等,但是要适当调整相关政策和规定,确保语言学在文学院(系)、外语学院(系)中的一级学科地位。(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博建议将语言学设置为独立的学科门类或一级学科:全国政协委员、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研究中心张博:在《专业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中将语言学设置为独立的学科门类或一级学科,并组织专家对其一级学科的合理划分进行论证,以满足交叉学科的人才需求。(千龙网)

2017年

李蓝建议及时调整、统一学科分类体系,语言学独立为新的学科门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李蓝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社科界联组讨论会上建议,国家应及时调整、统一学科分类体系——

一、由国务院相关部门牵头组建中国学科分类体系协调小组,对《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学科分类与代码表》《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申报数据代码表》进行学科分类体系调整与合并,制订统一的国家学科分类体系标准。

二、在新的学科分类体系中,学科门类不宜过于粗放概括,而应适当精确细化,对应的学科范畴应更加清晰明确。

三、在新的学科分类体系中,应大力落实习总书记的指示精神,为如语言学这样的新兴的复合学科留足发展空间,设为新的学科门类。

四、语言学独立为新的学科门类后,可设汉语语言学、文字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学、外国语言文字学、理论语言学、应用语言学和工程技术语言学等七个一级学科。(“传播汉语”“语言生活研究”微信公众平台,中国社会科学)

石定果建议语言学创立为独立的学科门类:全国政协委员、北京语言大学教授石定果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教育界别联组会上建议,将语言学创立为独立的学科门类。石定果建议,将语言学从语言文学专业中脱离出来,与文学成为平行学科,使语言学设立为独立的学科门类。这个调整有学理依据、有社会需求、有先例借鉴。此前,教育部审时度势,将艺术学、历史学独立,两个学科都获得了长足发展。

黄德宽建议新建国家语言博物馆: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文史研究馆馆长黄德宽建议,进一步加强中国文字博物馆建设并新建国家语言博物馆。

“我国语言文字资源极其丰富,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载体和津梁,也是中华文化独特的优势所在,要充分保护和利用好这一资源。”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文史研究馆馆长黄德宽建议,进一步加强中国文字博物馆建设并新建国家语言博物馆。

黄德宽介绍,2009年建成开馆的中国文字博物馆,是我国唯一以文字为主题的集文物保护、陈列展示和科学研究为一体的国家级博物馆,位于甲骨文发祥地——河南省安阳市。博物馆开馆以来先后接待中外参观者约880万人次,受到社会各界普遍赞誉。但由于管理体制多层架构,各种问题长期搁置,解决渠道不畅,博物馆整体功能尚待完善。

“我国有130多种不同语言和丰厚的方言文化资源,近年来,多数民族语言处于濒危状态,方言文化也日趋消失。有必要建设专题性的语言博物馆,抢救、收集、保护和利用各民族的语言资源和方言文化资源。 ”在黄德宽看来,建设国家语言博物馆,对中华多民族文化的传承和保护、研究,增强民族凝聚力与和谐社会建设,对国家语言文化安全,都具有深远意义。建议尽快启动论证建立国家语言博物馆的可行性方案,将其列入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工程加以推进。

鲁景超建议设立全国朗读日:3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鲁景超发言时建议:设立全国朗读日,弘扬经典诵读,让文化作为经济发展的根基,让朗读成为一种习惯。

除了《关于设立“全国朗读日”和“中华朗读季”的提案》之外,她还提出了《关于加快建立健全海外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体系的提案》和《关于建立内地大学生优秀朗诵作品赴港澳展演交流的长效机制的提案》。

鲁景超教授称,语言不仅是一种交流工具,其背后蕴含的是一种文化。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的国家,需要有强大的文化根基。经典文化的传承和诵读,则是凝聚民族精神的重要方式。带着这种对语言文化的信仰和使命感,鲁景超提出了设立“全国朗读日”和“中华诵读季”的提案。恰逢《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等文化类节目掀起了“全民朗读热”,该提案的提出也引发了多方关注。

苏士澍倡议“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分组讨论中,发出《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的倡议。

“我们希望各位委员在倡议书上签字,联名发出倡议!”苏士澍说:“我们倡议,多动笔写字,在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中体验汉字之美,在纸正笔正、身正心正中升华优秀品质。我们要投入更大的力量加强书法教师培养,大力推进‘书法进课堂’的汉字书写教育,教导孩子们会写字、规范写字。我们还倡议设立‘全国汉字书写日’,营造‘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的社会氛围。”

苏士澍说,近年来,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手机、互联网的普及,人们的学习和交流方式都发生了巨变,对汉字书写的依赖度急剧下降;再加上西方文化的影响、书法教师严重短缺等,导致汉字书写教育严重不足,不规范使用汉字、提笔忘字、错字现象开始在社会上普遍出现,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青少年已经写不好字,不敢写字,甚至不愿意写字……

去年,苏士澍联合部分全国政协委员,先后到福建、广东、海南、四川、上海等20个省的60多个地、市、县,到近100所中小学,就汉字书写教育——“书法进课堂”实施情况进行调研。

调研发现,中小学汉字书写教育历经多年发展后,在不断加强和初见成效的同时,依然存在书法教育资源分布严重不均衡、书法教师严重短缺、开课率严重不足等教学瓶颈和困难。

苏士澍认为,长此以往,不仅会引发部分国人对汉字乃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淡漠,勤劳勇敢、自尊自强的民族品质也会受到侵蚀,中华文化自信也将大打折扣。

“因此,学好汉字、写好汉字,已成为关系到中华文化自信、优秀文化传承、民族凝聚力提升甚至国家文化安全的大事,全体国人都应该对此高度重视。我们也共同向所有国人发出倡议——‘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苏士澍说。

陈振濂呼吁小学语文“先笔画、后拼音”: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协副主席陈振濂关于“保护中国传统汉字文化”的议案已经连续5年谏言。在大会上,他提交了《“汉语拼音”还是“汉字拼音”?——关于互联网时代下汉字教育起点“问题”的建议案》等五份沉甸甸的提案。

当下,拼音与键盘的“无缝对接”,固然方便了人们的沟通、工作,但在这背后,汉字的书写却似乎成为了许多人的“短板”。

人大代表陈振濂强调,从原来的书写到如今的拼写,是认知方式的改变。中国孩子头脑里植入的概念不再是中国字“形”,而变成了西方的字母。陈振濂呼吁,改变当下现状首先要在汉字教育起点方面,树立“笔画先行”意识。

“我认为,小学语文应该先教汉字书写,等三四年级再教拼音。”他建议,教育部门在小学课程设置中应坚持以“汉字为本”,用汉字笔画取代拼音字母,帮孩子打开中国传统文化的大门。(360个人图书馆,中国社会科学网)

言恭达倡议实施“书香中国”工程:全国政协委员言恭达在《关于深化实施“全民阅读 书香中国”工程的建议》中倡议,打造“书香中国”,深化“全民阅读”。言恭达突出强调,通过创造优质的社会氛围和环境,使阅读真正进入到大家的心里,而不是成为一种形式。

“好的阅读空间会帮助人们养成好的阅读习惯。”言恭达说,“我主张每个家庭要有一个书房,把书房作为生命体验和培养文化情怀重要的栖息地。让读书成为明心养性的重要手段。”

祁德川建议建立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资源库,学校要重视双语教学:1.建立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资源库。祁德川建议,在资源库语言库中,可以利用音频、视频等多种形式把语言记录下来;还要抢救古籍。2.学校要重视双语教学。“现在基本上可以做到一个老师教两种语言。”云南省从1997年开始,基本上把从学前教材到小学六年级的教材用双语建设,但如何贯彻落实到学校成了大问题。祁德川说,“有些学校不愿意来领双语教材,即使这些教材免费,学校也不愿意教授双语。经过我们的调查研究,让孩子们从小先学少数民族的文字,等读到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再开始学普通话,这样的效果是比较好的。”

马敏建议加强民族地区教育扶贫,提高双语教学水平:全国政协委员、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敏认为,高校教育扶贫,贵在精准,重在务实,一定要围绕解决集中连片贫困地区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精准发力,扶到根上。在他看来,教育扶贫要做到更加精准、更为有效,应从以下多方面持续发力:其中一点是着力加强民族地区教育扶贫。马敏建议高校招生继续向贫困民族地区倾斜,让民族地区学生有更多接受优质高等教育的机会,鼓励优秀大学生主动到民族地区“三支一扶”,加大教育对口支援力度,推进民族地区教育信息化双语建设工程,有计划地组织开发汉语和各种少数民族语言的双语教学软件,提高双语教学水平,大力普及普通话教学。

茸芭莘那建议濒危语言的保护:全国政协委员、普米族歌手茸芭莘那,在2017年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加强人口较少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提案》。茸芭莘那在今年的提案中,针对人口较少民族文化濒危的保护工作,做了非常细致的调研,并提出了四点具体建议:一是相应提高人口较少民族非遗文化在国家级、省级等各级名录和传承人名录中所占的比例;二是希望能够单设人口较少民族非遗项目和传承人申报通道;三是尽快做好人口较少民族濒危非遗项目和高龄传承人的抢救性记录工作;四是可考虑将人口较少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濒危语言、古村落、珍贵的自然、环境资源和濒危动植物资源做整体性保护。

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化并不只是两会期间代表们关心的话题,而且一直是语言学界关注的重要问题。(由“传播汉语”“语言生活研究”微信公众平台整合)

2015年

祁德川建议将《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法》列入2015年立法计划:来自云南省景颇族的祁德川,已连任两届全国政协委员。今年,他带来的12件提案和一份社情民意信息中,关于将《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法》列入2015年立法计划的建议是他最为上心的一件。

“这件提案我已经连续提了8年,希望国家通过立法来保障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抢救、保护、开发等工作,但至今未能落地。”祁德川表示,少数民族群众期盼出台一部保障自己学习、使用和发展本民族语言文字权益的专门法律的心情越来越迫切。特别是当前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在实践中怎样有效地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并处理好少数民族学习与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关系,已越来越突出地摆在了我们的面前。“着眼完善国家法律体系以及少数民族语言文字领域的法规体系,适时制定《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法》,也是推进我国法制建设以及语言文字工作全面健康发展的必要保证。”祁德川说。(新民网)

2014年

鲁景超建议将语言文字规范化要求纳入全国文明创建活动相关指标体系:鲁景超提出:“语言文字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思维工具和信息载体,是创造、保存、传播文明的手段和依托,本身也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其应用状况反映了国家、民族、地区、单位和个人的文明程度。”

鲁景超表示,在新时期推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进程中,适应社会全面进步和发展的需求,把语言文字规范化工作纳入精神文明创建活动,提出相关要求,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有法律的和现实的基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

为此,鲁景超建议中央文明办等相关部门,在文明城市、文明村镇、文明单位的评选标准中增加语言文字规范化的有关要求,并在测评体系评分中占有相应的权重,以引导各地、各单位在精神文明创建活动中加强语言文字工作,提高精神文明建设整体水平。(中国文明网)

2010年

李蓝建议对1958年版《汉语拼音方案》进行修订: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语言学家李蓝给记者介绍了他此次向大会提交的提案,呼吁修订1958年版《汉语拼音方案》,提案里列举了12个在《方案》中作了规定、但现在计算机中仍然不能正确显示和输入的字符。这种情况不适应当前信息化、数字化的发展要求。

“汉语拼音方案是我国语言文字的基础性规范,对社会各方面的影响极为深远,当前对《方案》进行修订的时机已经成熟。”李蓝委员说,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已同他约谈,有关部门表示计划在今年对修订《汉语拼音方案》工作立项,年内正式启动修订工作。(腾讯新闻)

2009年

左东岭建议幼儿园到大学都要教吟诵:全国政协委员左东岭提交了《关于抢救恢复和发展吟诵传统的提案》,呼吁如果不加抢救,吟诵将会失传。他建议,要让吟诵进入教育体系,从幼儿园到大学,所有学习古代文化、文学、音乐的课程,都应该借鉴吟诵的方法。此外,吟诵应该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左东岭委员认为,吟诵是三千年以来中国人学习传统文化的独特方式,在历史上起过极其重要的社会作用,有着巨大的文化价值。而且每次吟诵时吟诵者对作品的理解以及自己的感情都会有变化,对于培养创造力大有好处。

李蓝建议开展濒危语言与濒危方言调查:全国政协委员李蓝在《关于开展濒危语言与濒危方言调查的提案》中,呼吁要拯救濒临灭绝状态的方言。

李蓝是中国社科院的语言学专家。他(小编按:原文误写作“她”)表示,根据目前的调查研究,中国有相当数量的语言处于不同程度的濒危状态。“我们要特别强调的是,在中国,一些汉语方言也不同程度处于濒危状态。”李蓝警告说。李蓝还认为,公共媒体应该适当安排一些方言节目,让方言在公共传播媒体上有一定的生存空间,这样才有利于方言的传承和保护。(中国网)